您的位置: 首页 >  则王矣 >  正文内容

她坠入爱河后,孩子却失踪了_伤感美文

来源:沧海一梦网    时间:2020-10-16




  有句老话:嫁人,不要嫁有两个儿子的家庭!避免家里老人一碗水端不平。

  今天这个故事,就是家里老太牺牲大儿子的未来和婚姻,来成全小儿子的未来人生,大儿子和儿媳好不容易把小叔子供到大学毕业,小叔子却设计把他们的婚姻搅了个天翻地覆.......

  鸠占鹊巢:

  第一集:倒贴房子嫁过去,竟遭小叔子诬陷偷男人

  

  第二集:祖产被小叔子变卖,我和孩子被赶出家门

  第三集:小叔子再次赔光光,婆婆把他儿子强塞给我

  第四集:想生二胎婆婆强烈反对,偷偷把侄子户口上到我家

  第五集:忍无可忍何需再忍,恶婆婆你滚出我家

  第六集:赶走婆婆甩了渣男,水嫩鲜葱的她变成老大妈

  

  青爷

  接上集:叶晓亚像初恋的少女般,为柴无言丢了心。

  她绞尽脑汁儿想弄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老婆,他就是不让她有机会问到点子上去。

  而且他对她始终若即若离,每天坚持早晚问候,来店里帮忙,星期天辅导妞妞写作业,就是不肯聊过去。

  叶晓亚变得爱打扮起来,中午忙完,柴无言回去了,她偶尔会关上店门,去商场里逛逛。

  进城这么多年,去商业街的次数屈指可数,她和妞妞的衣服都是在批发店里、地摊上淘的便宜货,至于化妆品,了不起进入大寒后,在脸冻得要开裂时,花五块钱买支天马牌的润面油。

  这段时间,她在商业街给自己买了合身的呢子大衣,还买了成套的化妆品,衣服不大有机会穿,化妆品天天早早的起来,按照店员教的方法抹抹,抹了大半月,感觉肌肤水嫩了不少,还带着淡雅清香。

  她故意有事儿没事儿往柴无言身边挤,想让他夸夸,他却像是完全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令叶晓亚觉得挺沮丧,他是鼻子失灵还是近视严重了?

  一天,黄姐约她去做头发,她欢喜的同意了,给柴无言发信息说店有治癫痫的新药吗子里的钥匙放在门口第二块砖头下面,她有事儿会晚回去,让他先自己开店。

  活了三十多年,叶晓亚第一次做头发,没想到拉个直发,染一下,也要五六个小时。

  眼见着错过了午饭高峰又错过了睌饭高峰,她以为柴无言至少会发个信息问一下,结果手机一次也没有响起过,难道他今天没有去店里?

  “晓亚,在想什么?想那么出神,别告诉姐,你在想妞妞,眉眼都怀着春呢!”

  看到她愿意花时间打理自己,黄姐既欣慰又有些忧心。

  作为过来人,她可以肯定这丫头,百分之百丢了魂魄。

  “晓亚,你打听到那根瘦柴的老底儿了吗?”

  “没有,黄姐,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让你凉拌,你舍得吗?”

  “不舍得,这是世界上除了妞妞,最让我牵肠挂肚的人。”

  “可你连人家是哪里的人都不清楚,至少到底有没有老婆儿女,要搞清楚了。”

  “他说没有,这个我信。”

  “你说他靠写故事生活,那一个月到底有多少收入?”

  “他说够付房租水电费。”

  “一个大男人,也不找个正经事儿做,就靠写字生活怎么行?”黄姐有心想劝晓亚放弃单相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才不会伤了她的心。

  青爷

  叶晓亚做好头发,和黄姐告别回到店里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店子里还有几桌客人在吃饭,柴无言正在烤架前忙碌。

  “哥,今天不好意思呀,辛苦你了。”叶晓亚凑过去献殷勤,心里想着,哥,你快看看我这头发好不好看。

  “放着生意不管,跑到哪里去鬼混到现在?”柴无言专心盯着烤架上一串串鱿鱼丝儿,压根儿没给过叶晓亚半个眼神。

  叶晓亚有些失落,悻悻地进店拿了工作服去卫生间换。

  换好衣服出来就开始忙碌,直到半夜送走最后一拨客人,她赶紧把头上的帽子摘掉,将头发放直,人家说头两天最好披着。

  柴无言好笑的看着她不收桌椅,在那里摸头发。

  这个女人最近变化挺大的,他都看在眼里,不可否认,他有些欣赏她,也知道她早离婚了,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再开始一段感情了。

  他一个人远在他乡,无亲人也无故友,时不时总有些孤独寂寞萦绕在心尖,文字并不能驱散他内心的孤独,人是天生的群居动物,他也想要一份陪伴。

  本来他是很少出门的,可是最近网上不停曝出猝死的新闻,他不怕死,他怕这比死还难熬的孤独,他甚至想,自己哪天码字码到心衰,死在出租屋里,不知道会臭成哪样儿,人们才会发现他癫痫病的发作对大脑都有哪些伤害呢

  想到蛆虫和苍蝇盯住自己肉身的模样,他慌了,前所未有的慌张。

  那天晚上,敲完最后一个字,已近凌晨,他关上电脑走下楼,又是半个月没有出门了,想让夜风吹散一下内心的那股慌张。

  走着走着,看到了她的店子,感觉有些饿,过去要了碗蛋炒饭打发时间,顺便祭下饿了近十个小时的五脏庙。

  一个人生活,他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没吃饭,饿极了就随便泡碗面或者煮碗速冻饺子打发一下造反的肠胃。

  那天,刚好碰到混混们找她麻烦,他只是出于本能的帮了她一把。

  当她端着茶水,一脸狗腿坐到他面前时,她满带沧桑的眼角眉梢让他的心莫名的泛起心疼。

  青爷

  于是,第二天,他鬼使神差的给她发了问候,双腿也不听使唤的下楼直接走到她的店子里。

  大概,自己实在太寂寞了吧!

  “你那几根毛,捣腾够了没有?”

  “你说什么?”叶晓亚炸毛了,花了180大洋呢,不说几句恭维话,还讽刺自己。

  “没什么,没什么,我哪里敢说什么,您可管着我的饭碗呢!”

  写字的男人最懂得察言观色,何况他还不仅仅只是个擅长写字的男人。

  老老实实收拾好桌椅板凳,问她在外面玩到那么晚,有没有吃饭。

  “吃西北风呀!黄姐开着餐馆,我开着烧烤摊,怎么舍得花钱在外面吃呢!”

  “偶尔在外面吃一顿饭,尝试一下不同的口味,学学人家的长处也可以。”

  “有什么好学的?”至始至终都没有听到想听到的恭维,叶晓亚语气里满是不开心。

  柴无言炒了两盘菜,盛好饭,用盘子端过来和她一起吃饭。

  “女人就该好好打理一下,你今天很漂亮,那件黄呢子挺称你的。”

  叶晓亚的心里瞬间充满阳光。

  “你看到了?我还以为你没看我呢!都没有见你转过眼睛。”

  “你不知道,人的眼珠子是可以转动的吗?我那是怕油烟飘到您那漂亮的衣服上,惹您炸毛,才让您赶紧去换了。”

  吃完饭,柴无言把今天收到的钱全倒在叶晓亚面前。

  “老板娘,咱俩对下账,我好下班。”

  “有什么好对的,你把它按面额分别整理好就行了。”

  “那可不行,我怕你秋后算账,咱还是对明白了,我睡觉也安心。”

  算完帐,叶晓亚才知道今天生意有多好,光是蛋炒饭就卖出去近百份,还有那么多烧烤,她忽然就有些心虚,抽出一张毛爷爷,递给柴无言。

河南去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

  “哥,今天辛苦你了,我不该在外面待那么久,这钱你拿着,添点儿生活用品。”

  柴无言没有接钱,不发一言,起身就往外走。

  “哎,你什么意思啊?变脸给谁看。”叶晓亚赶紧起来跟过去。

  “很晚了,我困了,要回去休息,你也早点儿休息,我说过,我只为一日三餐打工,你别再拿钱污辱我,大不了我不来了。”

  “我是觉得你太辛苦了,这些是你应得的。”

  柴无言望了她一眼,离开了。

  青爷

  那天晚上,等了很久,柴无言都没有给她发信息过来,她想不明白,自己一番好意,怎么就招他惹他了。

  困意袭来时,她忍不住给他发了个信息,问他到家了吗?

  盯着手机看了许久,他才回复:不早了,早点睡觉,我赶约稿。

  她赶紧回复,让他别熬太久,直到她睡着,他也没再回一个字。

  早上醒来,拿过手机,没有见到往日的问候,她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买菜回来时,已经七点多了,他依然没有任何信息。

  叶晓亚想了想,给他发了个信息,让他起床就过来吃早餐,说今天熬点红薯稀饭配馒头,问他是喜欢配榨菜丝还是萝卜丝。

  又过了会儿,她忽发奇想,想要送餐上门,真的很好奇他住的地方,脏不脏,乱不乱,大不大。

  “哥,你昨晚写稿挺辛苦吧?但是不吃早餐对胃不好,我给你送上来吧?”叶晓亚见他不回微信,直接发短信问他在几楼几室。

  “不用送过来,我刚睡醒,马上就下来吃。”这次柴无言回的倒是很快,生怕她真的拎着早饭上去了。

  可能是狗窝真的难以见人吧!

  看着柴无言过来,叶晓亚又煎了两个荷包蛋。

  “馒头又是早上买菜时买的吧?”柴无言盯着眼前的馒头一脸嫌弃。

  个子又小又硬,入嘴满是发酵粉的味道。

  “我又不是神,什么都会做,你爱吃不吃,不吃自己去下面条。”叶晓亚怼他。

  妞妞学校每周星期五下午五点放假回家,一般星期五的晚上,叶晓亚都会带着妞妞回家住,第二天再赶早坐公交车过来,她自己睡阁楼可以,可不想委屈宝贝女儿。

  没有认识柴无言以前,她会带着妞妞在外面吃完早餐,让妞妞在店里写作业,她去菜行买菜,现在承诺了柴无言的一日三餐,只好都在店里吃早餐。

  平时,柴无言都是八九点才过来吃饭,妞妞放假的日子,他会来的比平时早很多,还会亲自下厨弄早餐,叶晓亚给了他一把店子里的备用钥匙,他没有推辞就收下了。

  他禁止叶晓亚再将钥匙放在店门口,北京治疗癫痫著名医院他说她做的是食品生意,店里又没有监控设备,行事必须要谨慎,万一无意中得罪了人,偷拿钥匙做了坏事儿,后果不堪设想。

  青爷

  叶晓亚觉得他完全是朽人忧天,但还是照做了,有备用钥匙在他那里,自己哪天忘记带钥匙也不会太着急。

  “其实你对我而言,也只是个陌生人而已,我不知道你门朝哪里开,门口树朝哪方开,你是不是真叫柴无言都不知道。”

  “你真的就那么想知道我的过去吗?”

  “是呀,我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

  “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的。”备好食材,柴无言就一心陪着妞妞写作业。

  叶晓亚痴痴看着他们俩,像极了父女俩,丁建国从来没有陪过妞妞写作业,离婚到现在,虽然抚养费总会及时打到她卡上,但是很少打电话给妞妞。

  刚开始,妞妞还会时不时问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后来,就再也不提不问了。

  有了柴无言后,妞妞像是忘了丁建国,每次都只问她,柴伯伯还在不在店里。

  她以为妞妞从小就没有和丁建国相处过几天,没有太深厚的感情,所以真的不惦记他。

  叶晓亚有意培养妞妞和柴无言的感情,想着等哪天柴无言给她当爹时,她能安然接受。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这个星期五,妞妞放学时,她临时有事儿去迟了一点,以前她也经常迟到,妞妞都会在门卫室那里等她,今天却不见人影,她着急的问门卫大爷。

  大爷说妞妞已经让人接走了。

  叶晓亚被吓懵了!

  毕竟她在城里无亲无故,唯一认识的黄姐从来没有接过妞妞,是谁把妞妞接走了?

  对方为什么这么做?

  未

  完

  待

  续

  文|无忧花开

  校对|瘦瘦

  马上要过年啦,值此春节期间,咱们搞一个美食版块呀,

  我们国家地大物博,每个地方的饮食习俗也各有不同,

  欢迎大家将当地过年美食拍摄视频分享给青爷,

  一经录用,必有贺年红包,

  今天,我先给大家奉上我们北方的一款家家过年必备的美食,

  铛铛铛铛,猜猜看,这是啥?

  我是青爷,我们一起欢欢喜喜过大年

  仙女都在看

  据说在看的各位都是仙女!

© zw.htcen.com  沧海一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