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白舒容 >  正文内容

斯人若彩虹_经典文章

来源:沧海一梦网    时间:2020-10-16




  第一次见到宋楠湘是在x理工,我们在一个考场,前后桌,因为早上起得匆忙,一心只想着要把准考证带过来,却把笔袋给忘在宿舍。我有些不好意思又带着三分懊恼的用手捅了捅坐在前面的姑娘,问道:“你好,请问一下,你还有多于的笔吗?”前面的姑娘长长的头发泼墨般垂在背上,被我手指碰到的时候有些惊讶的往前一憱,随后转头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翻了一下自己桌子上的笔袋。“呐。”她好笑的看着我,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递给了我一支笔,一支黑色的百乐。真好看。第二次见到宋楠湘是在社团文化展示节上,她写的字挂在书法社的回廊上,上面写着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几个大字写的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几乎是一瞬间我就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的她,干净、温婉却也不失大气,果真是字如其人。“你很喜欢这句话吗?”娇俏的声音从后方响起。我回头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皙、清丽的脸,脸上挂着笑,入了两朵好看的小梨涡。“对,很喜欢,你写的也很好看。”我后知后觉的回答道。“你要不要进来坐坐,这时候赶上下课,外面的人多的要命。”“好啊。”我有些受宠若惊。她带我进去的是一家开在图书馆里面的奶茶店,名字叫做角落,在学校一年,我也差不多知道一点,所以看到她如主人般的姿态不由得心生惊讶。“你应该是学弟吧。”她走到台里,翻着柜子里的东西,“喜欢喝咖啡吗?我刚学会的,可以做给你喝哦。”“啊……不,不用了……”我连连摆手。“好的,那就卡布奇诺吧。”她两手一拍,自顾自愉快的决定了。我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力的趴在柜台上,一只手逗弄着猫,一只手拖着下巴,突然想到这只猫好像是会长的,又想到这家奶茶店好像也是会长的,筋一松,脱口而出,“学姐,会长是你男朋友吗?”后者却是一副你想什么的表情看了我一眼,我有些昆明市癫痫病去哪里治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着随便说些什么糊弄过去,随即又听到她说:“我只是偶尔会过来帮忙,玩一会,大家都很熟,都是朋友。”已经过了圣诞,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也衬的这间小店越发的温暖,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上课已经七分钟了,这节课是什么来着?毛概吧,毛泽东思想与……“那学姐有男朋友吗?”“恩?没有。”咖啡快要做完了,她蹲在下面找盖子,声音传过来时还有些模糊。我还有些不死心,又问了一句,“那你……有喜欢的人吗?”那种害怕她知道我的心思,又害怕她不知道我的心思的纠结宛如一根长长的虫子绕着我的心脏磨来磨去,难受的很。但是这个问题过后,她就安静了,她把刚做好的咖啡端给了我,自己倒了杯热开水坐在了我的对面。她没有开口说话,我也打不算开口,我们一直这样子僵持着,直到手底的猫低低的喵呜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眼睛比以往更亮了很多,这种亮,像是浸了水,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却波涛汹涌。“你看到那个桌子上织了一大半的围巾了吗?”她开口说道。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条墨绿色毛线的围巾,虽没有织完,但也大体成型了,一针一线都可以看出诚意满满,我对着她点了点头。“那条围巾是也在这里的一个女生给他男朋友织的。”我继续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说下去,我在听。“她的男朋友……我们之前……”我知道,故事这才刚刚开始。初知在江苏,上了高中之后,有两场最重要的考试,一场是小高考,一场是高考。小高考前一个星期,学校的一楼食堂,是宋楠湘和小白第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不对,是宋楠湘第一次见到小白的时间和地点。十七岁是一生之中最美的年纪,也是最容易情窦初开的年纪,人总会期待着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一刻有个人能够踏遍万水千山,如天神般降临在你身边,告诉你,往后余生,我都只要你。而也是在这一年,宋楠湘碰见了他,那个让她离远了舍不得,离近了又心生自儿童有癫痫怎么治疗卑的人。他有一头微微凌乱的碎发,白净的脸庞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与周围人说话时,挂着暖暖的笑容,大而灿烂。她突然想到一句话,去见你相见的人吧,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燥,趁繁华还未开至荼蘼,趁现在还年轻,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还能诉说很深很深的思念。想着想着,她就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真好,她想。高二教学楼在高一教学楼的前方,至那天后,宋楠湘每天都要趴在阳台上或偷偷或光明正大的寻找着他的身影,一个在五楼,一个在三楼,那段日子里,小高考似乎变得无足轻重。小白的联系方式是在第三天拿到的,同时一起传来的还有小白在高一到高三都很抢手的消息。得到联系方式的喜悦瞬间被冲刷了一半,她鼓足了半天的勇气,最后还是添加了好友。那个时候的宋楠湘还是一个很健谈很活泼的一个人,小白的性格与他互补,他安静、话很少,省略号和问好是他最常用的表达语句,对于这个宋楠湘一度表示很痛苦,她就跟解摩斯密码一样,根据情景分析他每个标点符号的意思,随后去附和他。这是一场卑微到骨子里的暗恋,她不敢直截了当的告诉他,我喜欢你,也不敢自己将选好的礼物放进他的课桌里,总之,什么都不敢,只能每天偷偷的通过一个交流平台相互联系。接下来的几个月,宋楠湘慢慢养成了,体育课翘课,晚自习早退,晚饭蹲点等一系列大胆莽撞的去制造偶遇的习惯,那种不轻易间见到他感觉让她觉得很幸福,是那种可以快乐一整天的幸福。直到三个月后,宋楠湘才算是攒足了勇气,她选择了最浪漫最落俗的方式去表达她的茕茕爱意,当这封十几页的情书在某一个晚自习下真正交到了小白的手上时,她突然感觉到了无比的解脱,这场暗恋终于要迎来了它的判决。接到信的小白愣了又愣,像是从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随后还是笑着收了下来,还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热烈“他真是个好男人。”我又不由得感叹,“这种时候他竟然还会记得说谢济南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病谢,要是我肯定激动的拖你回家了。”忽视了我语气里的揶揄,她继续道:“他一直都是这样。”十一点半的时候,小白才发信息过来,上面的话很简单,只是说,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宋楠湘心里有些发堵,却也没有哭,很奇怪,之前买东西给他被拒绝她能哭个撕心裂肺,但表白被拒绝她却表现的十分淡然。“你是想到这种结果了吗?”我以为故事到现在已经结束了。“对,其实当时我脑子里特别乱,我甚至还幻想过我和他如果真的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一直想不出来,所以他拒绝我的时候,我甚至还觉得有一丝的解脱。”她对我笑着眨了眨眼睛。“那你们现在呢?”“我和小白……”告白失败后,他们很快就断了联系,甚至见面都会觉得尴尬,宋楠湘也慢慢改掉了之前的习惯,按时上完整节晚自习,上课学会认真听讲,尽量远离窗口,果然,没了刻意的安排,他们的遇见次数减少了一大半,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时间过得很快,宋楠湘就这样迎来了她的高三,最忙碌的一年,但是当小高考又一年来临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给他发了句加油。一句加油,通往了两个人。没有了往日的尴尬,好像真正变成了普通朋友那般。唯一不同的时,小白的话明显变多了不少,整个人也开朗了很多,两个人见面时,他也会和其他男生一样,去拽她的辫子,拉她的胳膊,然后狡黠的笑着。日子一天一天这样没有边际的过着,高考的倒计时牌子从三位数变成了两位数又变成了一位数。只是得到的拒绝又多了一份。宋楠湘灰心的想着。归寂高考很快就来了。13号拍完毕业照之后,是班级里的班级散伙聚会,班长带着头唱着光荣,底下哭成一片,随后一群男生相互喝着酒,耍着皮,底下又笑成一片,之后有个男生,端着一杯酒一杯饮料走了过来,站在宋楠湘的面前。随后班级里轰然大闹,一窝蜂全围过来,宋楠湘被动的举着饮料杯子和过来的男生喝了“交杯酒”,迷迷糊糊之间,她看见那个男生脸上害羞掺连云港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杂着喜悦的神情,像什么呢?“特别像小白第一次拉我手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样子,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会是他呢。”宋楠湘把我手上的猫抱过去放在腿上,一下一下的轻叹着。这种半拖半就的恋情很快就被小白知道了,几乎是她回来的当天晚上,他发了一个滚过来,宋楠湘看着这个字那种藏在深处的委屈与愤怒被激了起来,她质问他,“你凭什么让我滚?不要我的也是你,你还不准我和其他人在一起吗?谁都可以骂我,就你不行。”“你要高考,你让我……怎么忍心去打扰你,去接受你?你脑子呢?”电话那头是小白不断压抑的呼吸声,电话这端是宋楠湘再也忍不住的哭泣声。眼泪断了线般往下掉,她只能从抽泣声中断断续续的回他:“你混蛋,你最混蛋。”随后又是:“对不起,对不起……”这次不是他们第一次争吵,却是他们最后一次争吵。“我问他,你要不要把我删了,他说不用,所以他现在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在我的列表里。”故事听到最后,没想到会有这种转折,我有些难受,只能问她:“还有后来吗?”“后来,我和毕业会上的那个男生很快就分手了,分手了以后就再也遇不见喜欢的人,遇不见喜欢的人的结果就是我总是会想起他,每次无论怎么去想他,我也不敢再去联系他,只能自己放在心里偷偷的回味,偷偷的捧在手上,放到心里。可是,到了现在……”她看向那边桌子上的围巾,有些伤感的看着我说道:“我连偷偷想都不能了,不然之前我还只是作,现在就是贱了。”我彻底哑了口,脑子里的思绪千回百转,却就是找不到个头,该怎么去安慰面前这个人。“他跟我考了一个学校,他和你一届,我们学校能有多大啊,我竟然一年来一次都没见过他。”等我出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带着帽子,走在雪地里,脑子里突然回想起她的脸,那张连跟头发丝都蕴满了悲伤的脸,她对我说:“所以,喜欢的人,真的会错过,而且,还是一辈子。”

© zw.htcen.com  沧海一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