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樊迟御 >  正文内容

第四十四节 又出过场了

来源:沧海一梦网    时间:2020-10-20




  刘会计拿起电筒照了照,仔细一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农药瓶,一切都明白了,说:“桃芳!你别哭了,好不好?有话慢慢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做起这等傻事来?你还很年轻呀,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能遇到一丁点困难就想不开,有些事情,虽然一时想不开,或者说觉得很不公平,但时间一长了,自然就理解了,自然就想开了。”说完,他将脸转向蛮二,问:“你们到底是为哪样?”?
  
  “是她生病了……”蛮二指着桃芳说。?
  
  “就算生病,也是小事情,百病从口入,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呢?生病了,去医就是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怎么想不开?”
  
  “道理倒是这样!但是……”蛮二说。?
  
  “但是什么?”?
  
  “但是涉及到……”蛮二不知桃芳在医院检查的实际情况,又不敢肯定说是怀孕了,或者说得了什么绝症。她看看桃芳,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刘会计见蛮二话难出口,以为桃芳的病很特殊,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转个话题安慰道:“不管怎么说,人是大事,钱是小事,无论是哪样病,多么严重,需要多少钱,都得想法医治。”?
  
  “走,我们吃饭去!”蛮二拉着桃芳的手喊道。?
  
  “哎哟!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快快快……先去吃饭,有什么事情,吃了再说。”说着,他上前,与蛮二一道,准备共同扶起桃芳来。?
  
  桃芳见刘会计伸出手,心里立即戒备,防他来抱着自己的身子,就赶忙站起来,道:“走嘛,走走……”说着,随母亲出门,刘会计于后,一起到厨房里去。?
  
  刘会计心想,关于桃芳的病,是不是苏州羊羔疯要治疗多久与陈村长上次强奸有关呢?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将哪个“零件”搞坏了,或许说……他尽力想象,猜测所有能够出现的问题。?
  
  陈村长刚从县城回来,他今天的心情比往天好多了,因为万医生支持他的想法,毕竟将事情办好了,也算松了一口气。?
  
  陈村长因为强奸桃芳,通奸叶枝花,这两件事情,不但花光了儿子打工寄来的13000块钱,而且还掏了自家的老本。为此,心头一直在发怒,他再三权衡,最气愤的还是桃芳之事,而叶枝花那里,虽然着了钱,但心里不算很气愤,毕竟睡了那么久,而且都是白白地睡,从来没有给过一分钱。?
  
  想起叶枝花当计生员的事,虽说我陈皮是帮过忙,但论起来,不全是我的功劳,她自己也牺牲了“肉”的代价。所以,我在她那里着点钱不过分,也许将来,她还要想法归还我,或者说还有“补睡”的可能……说起来,是异想天开,他还想以后在叶枝花那里恢复一窝雀(机会)。?
  
  然而,在桃芳身上就不值得了,算起来,着的9000块钱一次,本是收拾桃家,以整桃芳实现对大毛愤恨的转嫁,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可是旧气未出完,反倒添了新气来……?
  
  为此,每当陈村长想到这些,就很气愤,就咬牙切齿,就想喝桃家人的血,吃大毛的肉……所认,自从那天骂娘开始,一直都在为如何收拾大毛家,再想办法,?
  
  却说那天,花瓶去医院看望大毛回来,吃了陈村长一餐晚饭,心情舒畅,认为他已经改正了,于是睡觉时,就将大毛在医院的情况,告诉了他,包括见到老表的事情。?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本性,陈村长听老婆说,主治医生是万高术,是自己的姨老表,就想到这门亲戚,正是机遇来了。于是,又打起收拾癫痫比较好的的药大毛的主意来。他想,大毛在桃家人中,是对抗自己的要害人物,如果将他整死了,那么对手就倒了,到时候再整团团,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最终也会落到我的手里。?
  
  要是大毛的病好了,我就不但整不着团团,反倒要吃他的亏,我晓得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再说我强奸了桃芳,因为桃芳是他的亲妹子,他定然免不了要反我的水,而且绝对不会放过我,虽然我着了9000块钱,恐怕到时候,钱是白丢了,人还不得安宁。?
  
  两天来,他一直在想,与其等到将来,大毛的病好了,反过来整我,不如现在就先整他下地……陈村长想到这里,就想置他于死地,想去医院找老表商量,叫他帮我的忙,共同收拾他。如果他承认出面给大毛吊起医治,就是说该治的不治,不该治的却又治;在用药上,重药轻用,轻药不用;当用不用,不当用的却又用,反正整他花钱,将人医死,最后落得人财两空。?
  
  第三天早上,陈村长向老婆请假,说:“我今天要进城去,因为村里面有点事情,想去……”他假借要到县城办事,想方设法去找万高术,商量如何收拾大毛的事情。?
  
  花瓶觉得丈夫思想已经改变,又是外出办事,就没有过分管制,答应他去了。?
  
  亲情总在流逝的岁月中逐渐淡化,礼物又在彼此往来的心灵里迅速升温,虽然陈村长与万医生是老表,但已有五六年没有来往了,他害怕万高术有感相见陌生,再说又是求他办事,空手进屋很不好。为了使亲情快速升温,他来到城里,转了几家商店,反复选择,最后确定买一条烟和一瓶酒。?
  
  陈村长买好以后,看看手表,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于是就在街上无目的地走着,这里看看,那里瞟瞟,等待四十五分钟过去,而且绝对要拖延在老表下班回家中药能治羊羔疯吗的后面,好让他亲眼看到我送去的礼物,从而感到非常高兴。?
  
  十一点半,万医生下班回家。他进屋约半个小时,陈村长就到了门口,万医生看到几年不见的老表,心头甚感亲热,于是赶忙在鞋架上拿了一双拖鞋给他,让他换了鞋子进屋,又看他提着礼物,说:“表哥,怎么,你也客气起来了?”?
  
  “哟!没啥客气的,空手来看看。”陈村长答话,将所提的礼物往茶几上放。?
  
  “你要来玩耍,空手来就行了,何必去花些钱?价钱又贵。”万医生老婆从厨房里出来,随着丈夫笑脸相迎说,便去给陈村长倒了一杯茶水来。
  
  “这几年,由于事情多,走不出来,几年不见了,顺便来看一下。”陈村长站在沙发边,接过茶水说。?
  
  “是呀,大家都忙,我们也走不出来……”话提嘴边,万医生老婆反向陈村长歉意……之后,就下厨房里去了。?
  
  “坐坐!那里坐!”万医生指着侧边的椅子说。?
  
  “晓得,晓得,别管我,咱是一家人,不客气,我这个人,你是清楚的,随便得很!”?
  
  万医生见陈村长坐下来,对其家中的事情也关心地问了一下,说:“那天,我在医院也看到了表嫂,她说,是在看望病人,那病人是你们寨上的?”?
  
  “不是一个寨子,是同一个村的,但隔得不远。”?
  
  “有亲戚关系?”?
  
  “不是,没有什么沾亲带故。”?
  
  “哦,那刚好是我的主治医生……”?
  
  “那天,你嫂子是来探听。”?
  
  “探听,探听什么?”?
  西安治疗儿童癫痫哪家医院好
  “大毛病情的好坏。”?
  
  “有什么事?”?
  
  “说起来是一件小事,我今天也是为这件事情而来,想找你老表斟酌一下,看有什么办法没得?”?
  
  “看是哪样事情?如是办得到的,还用多说……”?
  
  见到万医生乐意,陈村长就将与桃家的关系,包括桃芳与陈包的婚姻问题,两家如何往来,怎样断绝,团团想与大毛成为一家人,现在面临的局势等等都一一道明,最后小声说:“如果大毛的病好了,对我十分不利,他一定要找我扯皮,恐怕到时候,我要吃他的亏,因为我吃不过他,想先下手为强,把这祸根除掉,你看是不是可以帮我想个办法,把他吊起医治,整死他狗日!”?
  
  “但是,我们作为医生,对病人纯粹不管是不行的,只能说是少管,也就是说,到管不管,还有就是用药的时候,在其中做一些手脚,比如不用在点子上,主药少用,配药多用,或者说该用百分之六十,就只用百分之一十五……”万医生说。?
  
  “对对!就是像你说的这样,让他既着了钱,又没有达到治病的目的,让他自然失去医治的信心,最后……”?
  
  “最后让他自愿出院,或者说……是不是?如果真的要这样,那我就晓得处理……”万医生看在亲戚的分上,就满怀信心地答应了陈村长的一切要求。?
  
  陈村长见老表给了这个人情,就暗自高兴,心想,你桃家,特别是你大毛,要和我对抗,就对抗?你看,到时候,又是谁吃亏?说实话,要是你大毛家慷慨一点,“桃芳之事”算了,不要我的钱。实际上,我最初的打算,也是不想再收拾你们了,可是现在呢?老子就要……他正想到这里,万医生老婆在楼下喊吃饭。

© zw.htcen.com  沧海一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